李跃鸣:童年时大槐树下的涂鸦

   日期:2020-05-11     评论:0    
核心提示:随着太原市近年来最大力度的城建改造,我的故乡东太堡村,去年,在众乡亲们纠结而又复杂的心情中基本完成了拆迁,等待着新“村”

随着太原市近年来最大力度的城建改造,我的故乡东太堡村,去年,在众乡亲们纠结而又复杂的心情中基本完成了拆迁,等待着新“村”的建设。我的老宅也遇到同样的搬迁,正是这一变迁触动了我遗忘已久的童年记忆。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我出生在太原,童年时期成长在东太堡村这个可爱的家园。我家大门前有一棵枝繁叶茂可供人们荫蔽的大槐树,老树已有几百年的历史,足有三人才可围抱住。拆迁时,树上被标有编号“古树名木A120号注重保护”,因此被保存下来,我很高兴老树的留下,因为它留住了我儿时的记忆……

图片1.png

槐树荫下是我童年玩耍游戏的地方,更多时候我还会在树荫下用树枝在地上画画,画房子、画火柴棍式的小人,想画什么就画什么。那时条件有限,纸张对我来说甚是珍贵,我就地取材发挥我的才能。儿时的天性尽情释放,地上涂了墙上画,课本上、作业本上到处都有我涂鸦的痕迹。最高兴的是图画课,有一次画茄子,我比别人画的好,同学们都让我帮忙画,心里美滋滋的,感觉很有成就感。而真正用心画画是在一件事情发生后……

小学四年级时我是班长,负责班里的板报,有位同学画的不错,出板报请他帮忙画画,他总是推辞,只好我自己动手,最后总算完成了板报,并得到了老师的肯定。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大量的临摹连环画,有古人的、有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的英雄杨子荣等等。父亲看我用心画画就节省出些钱来给我买放大尺,哥哥姐姐还教会我使用方格放大法。他们都给予了我永生难忘的关怀。

图片2.png

那时各工厂门前两侧流行立大广告牌,内容是些战斗英雄、劳动模范等宣传画。在建设路西太堡街口南角上(原山西无线电专用设备厂),当年大门两侧立有大幅的宣传油画:“生命不息,冲锋不止”。每次放学后就背着书包去看那位画家在高架上作画,从起稿到结束,半个月的时间,从未间断。虽然未敢过去搭话,但还是受益良多。画面上是一位保卫珍宝岛的解放军战士,手持冲锋枪,在冰天雪地里带伤向前冲锋,还未包扎好的绷带飘在空中,场面很是感人。记得后来自己也用一些简陋的颜料画过一幅,虽然差很多,但是我也很满足。为什么说简陋,因家庭经济不是很富裕。说实话自己也懂些事,只让父亲买了张好纸,自己去附近部队将丢弃的广告色瓶捡回,加水,二次利用。那时自己也开始制作风筝玩具,并绘画上色,很是得意。我母亲从小没读过书,但是学了裁缝,而且经常能在一些自己做的衣服、鞋垫上绣画出很好看的花鸟虫等图,我看得很是神奇。大哥李枝鸣写对联、剪窗花精美至极,我更是看呆了。最朴实的艺术熏陶,在这种家庭氛围影响下,使我对绘画滋生了无限的热爱,成了我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

记忆最深,也是促使我走向今天绘画之路的一件难忘的事情,是在60年代,过年时家家都要贴年画,同样我家也买了不少年画。看到刚刚贴起的张张年画,越看越爱看,其中有一幅是连环画的形式,画面上小朋友在看露天电影,上方的银幕是一片空白,这片空白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沉思了一会,便去拿来了钢笔,提笔画出一个美国兵面对解放军的枪口下跪求饶的场面,画完后很是得意。心中美滋滋的等待大家的夸奖。晚饭后父亲高兴的巡视着精心装扮后准备迎新年的家。当他快看到画有我作品的那幅年画时,我更是昂首挺胸向前凑了几步,等待夸奖。父亲开口了:“谁画的”语气不对,不是表扬而是责怪,我便低下头,小声说道:“我”“你能画了以后咱就别买年画了,都挂你画的好了”。这是责骂哪是表扬。我丧气的低着头,恨不得钻了地缝,那些攒足的劲头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嘴上不敢说,心里却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好好画,将来挂自己的画。

图片3.png

这件事成了动力,但因没处学画,所以当我得知我们邻居崔建刚画的好,便套近乎。偶尔才能看到他的作品,一心想向他求教,可是因他画的好,16岁就被部队特招走了,又失去一个宝贵的学习机会。1971年小升初到了山大附上学,考进了校宣传队,还加入年级板报美术组,在校美术组受到荣明理老师的辅导,可惜好景不长只学了几次便随父母支援大三线建设去了重庆山区较封闭的三线工厂。
   在那里虽然无师,但还是努力学习画画,暑期每日清晨面对大山写生,太阳出来了可我手中的画笔还停不下来,面对阳光的直射坚持画画,学习紧张加不良的绘画习惯,终使自己挂上了这副标志性的眼镜。那些年正处“文革”期间,年画很少,我便开始实现早年父亲的责言,每逢过年家里挂的年画都是我自己画的,还经常有邻友们求要。直至插队下乡,过年上门求画的亲友越来越多,使我应接不暇。

图片4.png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工作之余有幸参加了由焦国辉、王怀基、吴德文等老师举办的诸多美术培训班。后来认识了一位良师益友张明生,他引我拜见了史秉有老师,并开始了工笔花鸟画的启蒙学习。天赐良机,继续进入中央美院国画进修班学习近一年。在此期间受金鸿钧、许继庄、姚有多、张凭、赵宁安、王镛、韩国臻、焦可群、李少文等老师的严格授教,受益匪浅,为今天的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为此我深深感恩于我回城工作单位的一位老厂长聂双荷,与我非亲非故,只因他经常见我工作之余在学习画画,便想方设法为我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和进中央美院国画进修班学习的机会。有一次下班后,聂厂长看到我在画画,就说:“小李子,给你调个好地方专门画画吧!”当时我以为只是句玩笑话而已,并没有在意。过了些时日,聂厂长抽调我到车间办公室做统计,这一来,便有了些许时间画画。又过了一段时间,劳资科调令下来,安排我到厂总支办报到,做宣传方面的工作。聂厂长还亲自安排后勤部为我专门订做了画桌,还订阅了许多美术刊物,同时,尽可能给我提供外出参观、学习的机会。

回想当年,真是感慨万分,没有老厂长的鼎力支持,我也不会走到今天。借此机会再次感谢老厂长和单位对的培养与支持。前些时日见到这位已八十多岁年迈的长者时,谈到我那时的情况,他老人家还是那句话“是人才就要培养,培养了何止你一人”。(他在各单位当领导时,帮助了很多年青人,有上了大学的、有在单位走上重要岗位等)。在单位工作的那些年我更是尽心尽力做了很多。为配合厂里的经销宣传方面做了大量的广告绘制工作。我以绘画回报工厂对我的栽培。在北京举行第十一届亚运会时,我参与我厂技术科设计了亚运会摩托开道靴,并被选中生产,为单位争得了荣耀。

2006年6月6日,在全国第六届工笔画大展中,我的作品《源》获奖,更激励着我一步步向前迈进。一次与好友张翔洲、姜维、樊伟华在一起聊天时回顾自己的学画生涯。翔洲即兴整理归纳,伟华执笔挥毫写下了:“幼蒙涂鸦,谓父之意。扶壁寒窗,指沙戏图。游目青山,手模心仿。天光鉴目,奉逢同好。宽以相待,学境良缘。明生引道,秉有严传。国辉指教,初锐生发。央美研修,鸿钧继庄,真传有佳。止武临池,弦断琴幽。飞檐徒随,时转运昌。博闻艺精,以鱼命笔。鱼乐堂开,真水无香。有余八方,贤宾畅聚。丝竹秉灯,青墨当酒,展纸抒袖。高论横云,遥寄初衷。”

回顾近年来的执教,我始终秉承美院老师们的严谨教学风格,在太原、晋中两地,培养了不少工笔画学员,把自己这些年的学习经验毫无保留传授给学生。从榆次经纬厂的首批学员为起点,带动了晋中一批又一批的工笔画爱好者前来学习。在经过长期刻苦、努力的学习后,大部分学员的创作作品都参加了全国、省市级的美术展。并分批加入了省、市、区美术家协会,成为会员。

勤奋的学习还在继续,学员们并没因此骄傲自大,反之换来的是更加全身心的投入。由经纬厂首批学员自发成立的“女子画社”于2009年5月12日正式成立。学员们水平不断提高,影响力也持续扩大,因此受到了晋中妇联的重视,并得到大力支持。在晋中青少年妇幼活动中心六层,为“女子画社”提供了学习、创作、交流的活动场所。此举更加激发了大家的学习热情,她们个个勤奋好学,现已成为太原、晋中乃至全省中国工笔画人才的中坚力量。

 
打赏
 
更多>同类商帮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商帮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大国商帮简介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